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(转)“网络问政”很可能是场空欢喜

已有 733 次阅读  2010-04-05 21:38   标签网络 

最近适逢一年一度的两会召开,有一个词也顺势火了起来,这就是“网络问政”。顾名思义,网络问政就是广大网友通过互联网这一平台,介入到政治生活中来。

 

按说“网络问政”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物。互联网已经普及了十几年,网络问政的形式——嘉宾做客聊天室、BBS等,也早已成为大家习以为常的工具。为什么“网络问政”这个词今天突然火了起来呢?

 

笔者分析原因有二。其一,是2009年,许多事件经由网络的曝光、放大,最后形成了社会舆论压力,促成了事情更快更好的解决。如局长天价烟事件、邓玉娇案、杭州512飙车案等等。

 

其二,是决策层有意引导。温家宝总理做客聊天室,就房价、医改、教育等诸多话题和网友交流,胡锦涛总书记的实名博客,更是引起了众多网友围观,以致服务器一度瘫痪。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,决策层不排斥通过网络这种载体,俯身聆听民众的呼声。


但如果就此高估“网络问政”的力量,甚至乐观地认为,网络问政是包治社会难题的良药,那就显得片面了。

 

首先,“网络问政”的本质是什么?一般而言,所谓网络问政形式有两种,一种是由于某个事件、问题引起了庞大数量的网友关注,从而直接干预现实,形成了强大的社会舆论氛围。第二种,就是决策层的代表,比如总理,做客聊天室,与网友直接交流。

 

先说第一种形式。这种通过高关注度、引起舆论压力然后干预事件进展的例子,其实早已出现。那时候的载体不是网络,而是媒体。

 

还记得这样的故事吧,某家庭突然遭遇飞来横祸,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偶然遇到某报社记者,大笔一挥写就报道,引起强烈社会反响,然后某家庭的问题也就解决了。

 

网络问政换汤不换药,只不过是把某报社,换成了某论坛,某记者换成了爆料者而已。

 

笔者认为,寄希望于通过爆料获得舆论同情,从而干预事件进展,导向自己所期望的结果,这不仅不是进步,反而是大大的退步。

 

一个社会的正常运转,离不开合理的机制。这个机制由法律、法规和约定俗成的道德标准共同组成,并为绝大多数公民所认同和遵守。


网络问政不仅不代表这种机制的进步,反而映射出这种机制内部的矛盾和冲突。而且,一旦丧失了合理的机制,广大民众必然陷入无标准可依的茫然和忐忑之中。

 

从专业性角度讲,网络问政的主体——广大网民,当然和法律法规的执行部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。而且,网络问政由很大的不确定性,受爆料者的号召力、事件的性质、甚至论坛的火热程度等等诸多因素影响。

 

抛弃专业的、合理的决策、执行部门,寄希望于不专业的、偶然的、自发的群体,这难道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吗?

 

再说第二种,总理做客聊天室和广大网友交流。这其实也不是新鲜的事情。从很早的时候起,决策部门就懂得要与广大底层民众保持沟通,因为“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。”这种沟通形式也有个专有名词,叫做“微服私访”。

 

然而,笔者认为,对于总理做客聊天室的这种事件,任何超出崇拜明星的心理,都是不该有的。

 

在民主制成熟的西方国家我们看到,他们的总统、总理,更多意义上,是政治领域的明星。和音乐领域、体育领域、艺术领域没有特别本质的区别。

 

但在中国呢?广大网民希望的则是,通过和总理沟通,能够一揽子把多年的难题通通解决。请问,这究竟是人治,还是法治?

 

其结果,是和第一种“网络问政”类似,不通过专业的、合理的手段去发出呼声,而是寄希望于偶然的、非专业的渠道。可总理毕竟1天只有24小时,如果说,通过交流,沟通感情,了解民意,那是正当的合理的,但如果把解决难题的希望寄托在交流上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

 

所以,笔者认为,虽然“网络问政”引起了颇多关注,但绝不是什么新鲜事物,如果寄希望于此,很可能最后得到的是一场空欢喜。

 

我们应该做的,是建立更为通畅的民意表达和申诉渠道,同时提高广大民众参政议政的意识和能力。只有这样,才能保证我们做出正确的决策,并能够切实地得到贯彻执行,从而为广大人民带来真正的福祉。

 

或许这条路还很漫长,但真理是我们唯一前进的方向!

分享 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