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智能机器人热潮的冷思考

已有 70 次阅读  2017-09-11 14:17   标签机器人  人工智能 

  “置身会场,有那么一瞬间,呼吸都有点紧张。难以想象,在不久的将来,这些机器人都出现在我们日常的生活中。”一位观众聚精会神地看完一场手术机器人现场演示后,向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表示。在2017世界机器人大会上“表演”的这台名为“达芬奇”的手术机器人,已经在中国安装了60多台,仅去年一年就已经辅助医生们做了1.8万台手术,而过去这些手术往往需要超高的精准度才能完成。

  达芬奇SI型机器人由三个部分组成,两个控制台操作。它可以做不停跳的心脏搭桥手术:机器人操纵大小约4毫米的小手,利用心脏跳动的间隙进行手术。图为达芬奇SI型机器人的主体部分。(张静瑾/摄)

  不久前在北京举办的2017世界机器人大会,让世人感觉似乎一步跨入了未来的时空,机器人“钢琴家”、智能仿生蜻蜓、机器人陪护员,甚至还有拿着手术刀的机器人“医生”,曾经如科幻电影般遥远的智能生活,如今已经活生生展现在眼前。

  目前,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受瞩目的机器人应用市场。《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报告(2017年)》指出,2017年,全球机器人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232亿美元。其中,中国市场规模将达到62.8亿美元,五年来平均增长率将达到28%,进入高速增长期。

  智能机器人热潮涌起

  在中国,一股智能机器人产业热潮正在涌起。在工业机器人领域,中国过去五年连续成为全球第一大工业机器人应用市场。根据预测,2017年中国工业机器人销量将首次超过17万台,预计到2020年国内市场规模将进一步扩大到58.9亿美元。同期,服务机器人和特种机器人也有望分别达到29亿美元、12.4亿美元的市场规模。

  多年的技术和产业基础积累,为中国智能机器人产业发展提供了良好的“土壤”。随着国家支持力度的进一步加大,智能机器人产业热潮日益高涨,一大批本土优秀企业和国产技术产品不断涌现。新松、中信重工、深之蓝等知名国内企业,在应急救援机器人、矿山探测机器人、水下机器人、警务防暴机器人等领域推出一系列有竞争力的产品,在机器人科技研发、市场开拓方面成为主力军。

  同期,在服务机器人和特种机器人领域,中国本土企业背靠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应用市场,技术创新势头更加迅猛。在智能家用机器人领域,活跃的中国本土企业已达到30多家,其中包括扫地机器人的领军企业科沃斯,主打儿童启智陪护等产品的康力优蓝,以及智能语音系统开发商优必选、思必驰等。在医疗领域,妙手机器人、博实股份、天智航等中国本土企业,也成功推出了手术机器人、康复机器人、微创外科手术机器人、外骨骼机器人、胶囊机器人等国产化产品。

  当下的中国,机器人、人工智能已经成了投资者、政府官员乃至普通百姓间最热门的话题之一,整个社会对未来充满无限的遐想。来自北京一家金融投资机构的张安康向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表示,智能机器人产业无疑是未来全球竞争发展的核心产业,美国、欧洲都在不遗余力地加大研发力度。智能机器人将推动未来人类社会生活、生产方式的深刻变革,这是一片未知的世界,中国的未来和全球的未来都将受到深刻的影响。

  2016年我国《机器人产业发展规划(2016-2020年)》出台,要求五年内形成较为完善的机器人产业体系。今年7月又发布了《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》。随着国家层面一系列战略部署的出台完善,各地也不断加强布局。

  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在2017世界机器人大会上表示,目前中国语音识别、图像识别等技术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,机器人本体优化设计及性能评估、高速高精度控制等方面取得了积极进展。在特种无人机、深海机器人等领域也形成了一批具备核心竞争优势的自主创新产品,成功研究开发了固定翼无人机智能集群系统等一系列产品。

  机器人世界的中国“短板”

  然而,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采访中也明显发现,中国智能机器人热潮背后也存在着上游高端材料研发、核心零部件制造等领域较大“短板”的掣肘。

  “智能机器人制造极为复杂,从一个小轴承、螺丝钉制造到高端智能芯片、人工智能算法开发,都需要长期一点一滴的技术和产业积累。”SMC中国有限公司总经理赵彤向本刊记者表示,未来中国智能机器人产业的发展,最关键的是要继续推动中国实体经济的发展,为制造业发展创造更加良好的环境,这样才能孕育出国际顶尖的制造业企业。

  业内专家指出,中国机器人产业与其他成熟产业相比仍处于起步阶段,技术产品不够丰富、产业规模总体偏小,应用领域还很有限,尚不能有效满足先进制造业和人们生活的需求。中国电子学会发布的《我国机器人产业发展评估报告》曾指出,我国基本形成了较完整的产业链,珠三角、长三角、东北地区等区域形成了各具特点的发展侧重,但是核心技术研发能力依然相对不足,目前大量技术成果集中于高校和研究机构,技术创新更多体现为数量积累,还没有转化为实践优势。

  宁波慈星机器人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立军告诉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,作为全球工业机器人应用大国,中国已经初步建立了较好工业基础,未来有巨大发展潜力,但目前绝大部分复杂应用场景都只能采用进口品牌的工业机器人。国产工业机器人数量近两年虽然有很大增长,但基本都是在上下料、低速码垛、简单焊接等领域应用,附加值不高。限制国产工业机器人发展的最大因素是国产核心零部件的缺失,特别是RV减速器、伺服电机、伺服电机控制器、机器人控制器等关键零部件。

  随着国家一系列战略规划和支持政策出台,各地投资建设相关产业园区的热情也高涨起来,但各地产业低端趋同的苗头也隐约显现,引起业内部分专家的担忧。有关专家指出,当前,我国机器人区域产业结构仍然呈现出低端趋同的现象,一些地方产业发展盲目跟随的现象比较突出。

  比如,在部分技术门槛相对较低的“弱智能”机器人领域,大量企业一哄而上,很难盈利。有关机构统计,部分地区95%的机器人企业年销售收入不足1亿元,对经济增长并没有形成实际拉动作用,为产业长久健康发展埋下隐患。

  接受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采访中,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研究员王飞跃表示,我国已成为机器人大国,但还不是强国。我国每万名工人中机器人的占有率远低于发达国家,减速器等机器人相关核心技术还主要依靠进口。要让我国成为一个机器人强国,真正让机器人对社会、经济、产业发挥作用,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

  “智能化是工业机器人最关键的发展方向,现在工业机器人的智能化程度还很低。”接受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采访中,安川首钢机器人有限公司总工程师曾孔庚说,随着全球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,机器人正越来越智能。中国在这个领域有自己的人才和市场优势,未来应进一步加大优势领域科研和产业支持,这将为国家机器人产业实现飞跃提供重要的支撑。

  李立军说,从全球来看,机器人在运动层面上尚存在非常大的不足,无论是目前主流的电机驱动还是扭矩更大的液压驱动,其能效比、灵活性仍远远达不到人类肌肉群协调动作的水平。在相关领域,各国都在加强科技攻关研发,我国也应迎头赶上,支持本土企业和研究机构加大科技创新和攻坚力度。

  《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报告(2017)》也明确指出,我国应进一步规范政府扶持体系,规范市场竞争秩序,助推我国机器人产业向中高端迈进。同时,加快攻克核心零部件技术,并发挥资本市场作用,研究建立国家级产业引导基金,加强标准制定和知识产权布局,加强技能人才队伍建设和职业教育培训力度。

  王飞跃、李立军等专家表示,未来应重点突破产业链中上游的核心零部件关键技术,提升机器人产业技术水平,采取政策和市场手段相结合的方式,加大对机器人重点理论和核心技术的投入。针对国际前沿的仿生技术、智能材料、机器人深度学习等领域研究,也应提早布局储备实力,推动在更多领域实现突破和引领。

  在王飞跃看来,当前我国在智能手机应用方面领先了世界,而且还会有很大的想象空间,即移动智能或智能信息港,从这里你可以走向全世界。有很多企业做了很多扎扎实实的工作,但一些企业现在还停留在“语言创新”上,实际上企业“做的”跟“喊的”还是有差距。

  他认为,我国跨向智能时代、实现智能社会,一定要把相应的基础设施建设好,把各种各样的知识库、大数据库、面向各类具体问题的智能系统建立起来,那才是智能社会的基础设施。基础设施的建设不是简单的几个算法,要做传统行业从来没想过也不愿意做的事情。

  “这不仅要有技术,还涉及整个社会体系、服务体系和治理体系。”他举例说,比如现行交通管理法规下无人驾驶车是违法的,但我相信机器开车的安全性要比人高。就好比骑马,过去是在马路上骑,现在都得到赛马场去骑了。未来人要开车,可能也要去赛场上开了。

  近期,国务院印发《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》。王飞跃对此尤为赞赏,“以国家的名义从如此高度来提人工智能,我想中国在全世界还是第一个。我国不但要有人工智能专项、智能科技体系、军民融合、创新体系,还要建设智能军事、智能经济、智能社会。”

  他最后告诉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,“我们常说‘弯道超车’,为什么不自己开一条高速公路,实现直道超车?只有将‘互联网+’和‘智能+’结合起来,同步发展、相互促进,才能让整个智能系统、机器人、人工智能发挥实实在在的作用。”

分享 举报